全球确诊超119万例 特朗普将增派军队前往纽约抗疫


“高龄、严重认知障碍、慢性心肺疾病均为被排除标准。这在我看来是不道德的。排除标准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即有些生命不值得拯救……至关重要的是要明确一点,即对一个人生命价值的刻板判断不对这些(影响医生的)决定产生任何影响,(要确保)没有人因为残疾而丧失治疗资格。”怀特这样分享自己的观点。

2月初,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当时,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由于资金不足,美国的N95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

CDC于1月8日发出第一个针对新冠病毒的公共警告,但直到1月17日,才开始在洛杉矶、旧金山、纽约等地的机场检测从武汉抵达美国的乘客。

1月22日,在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特朗普接受CNBC采访时,第一次回答关于新冠病毒的问题,面对是否担心潜在病毒大流行的问题,特朗普说:“No,一点儿也不,完全在我们掌控之中。美国只有一个从中国回来的人感染。一切都很好。”

CNN说,据怀特透露,他是在十多年前禽流感流行期间开始开发这个评分系统,已被全美已有数百家医院采用。据怀特介绍,宾夕法尼亚州根据他的评分框架系统对当地公立医院实施了临时指导。CNN说,宾夕法尼亚州卫生部不愿透露他们临时指导方针的细节,但表示他们打算很快公布最终的指导方针。

尽管卫生部门的官员早就行动起来,但直到1月18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才有机会给特朗普打电话,“实质性报告”疫情情况。阿扎与特朗普的关系一般,他告诉多名副手,总统认为他“大惊小怪”。

文章称,当特朗普宣布自己为“战时总统”时,美国已经走上这样一条路:新冠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超过美国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以及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死亡人数的总和。事情本不应该这样,尽管没有很好准备,但美国有专业知识和资源。这次失败与“9·11”事件有些类似:警告响起,但政府最高层充耳不闻,直到敌人已经发动袭击。

1月21日,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两天后,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封城”的严厉举措。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这好像是哇的一声,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

3月末,美国政府订购1万台呼吸机——比公共卫生官员和各州州长认为的数要少得多,即使如此,大部分也要到夏季或秋季才能交货。模型测算显示,大流行到时候已经减弱。

几周以后新冠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白宫同意把40亿美元预算降到25亿美元,后来国会将拨款提高到80亿美元,3月7日特朗普在预算案上签字。